流失被迫贱卖

每经记者 李娇凤 发自河北保定、石家庄
4月8日中午,初春的暖阳普照大地,石家庄高邑县旭尔美奶牛专业合作社的一个养殖场里已经挤完奶、吃完饲料的奶牛或站或卧,悠闲地在宽敞的牛场里休息,奶牛的主人也在旁边的屋里睡觉,等待着傍晚6点再次挤奶。
该养殖场拥有200多头奶牛,每天早晚6点各挤一次奶,日产奶总量2吨左右;旭尔美奶牛专业合作社共有9个养殖场,拥有将近3000头奶牛,每天产奶达20吨。
然而,4月初,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乳业整顿和乳制品企业生产许可证重新审核结果,全国一千多家乳制品企业和配方乳粉企业中有四成被迫退出。在这场整顿中,一直收购上述合作社牛奶的旭尔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淘汰出局。虽然奶农每天仍然细致地照顾着他们的奶牛,但作为他们主要收入来源的牛奶却难以找到好的“新归宿”,同时还面临乳企低价收购牛奶的局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就收购价格降低一事致电蒙牛和伊利集团,但相关工作人员均称不清楚具体收购价格。部分奶农面临卖奶难题
面对每天生产的20吨牛奶,上述合作社负责人刘晓军甚是苦恼。他通过关系找到了位于邢台宁晋县的河北完达山贝兰德乳业有限公司,暂时将牛奶卖给他们,但也遇到了不少问题。
“现在乳制品公司并不缺奶,把牛奶卖给完达山还是因为认识人、托关系请他们收的。”刘晓军说。但至今,他们还未与完达山签订购销协议。
另外的问题在于,以前都是在养殖场挤完奶就直接运到工厂加工,两地距离非常近,但现在要把牛奶运到70公里开外的完达山工厂,运费还要合作社自己承担,“运费要80元/吨,每趟运20吨就要1600元。”
“最理想的是找稳定的大公司合作,石家庄君乐宝比较近,我也去过两次,但现在这个阶段奶源很充足,很难进去。”刘晓军说。
虽然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众多小乳企退出后,在原奶需求旺季经常发生的一窝蜂抢奶的混乱局面将会有所改观,但随着产奶旺季的来临,部分奶农却面临着卖奶难的问题。
乳业专家王丁棉担心地说,“大比例砍掉一大批未获通过的企业,所引发的局部市场真空和部分奶农卖奶难的问题应引起关注。”
王丁棉认为,未获通过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规模小和只做区域性市场,在其周边都拥有一定的奶源供应链,现在这些小厂关停了,就会影响到周边牛奶的出路问题。
王丁棉告诉记者,有个粤北地区乳品加工厂的老板打电话咨询说,他们工厂离广州一百多公里,一天产奶将近0.5吨,生产巴氏奶、酸奶很符合当地养殖加工、消费的需要,已经15年了。这位老板说生产加工肯定不会加违法的东西进去,所以口感很好,也没有被检测出不合格。
“但这次重新申请要花一百多万元,但由于规模小,没有那么多钱,关掉了又很可惜,问我怎么办?我就说把牛养起来,然后卖牛奶给大公司,但由于距离远牛奶量小,肯定要亏本。真的不行的话,也只能卖牛杀牛了。”王丁棉说。
王丁棉指出,特别是在西部地区,奶农一般离大企业比较远,日产奶量又不多,不但麻烦还加大了运输成本,若卖奶难问题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奶农们便会步入杀牛卖牛的惨境。
有山东媒体报道,由于多家乳企关闭,奶源过剩,再加上不能及时运输,部分奶农只好无奈地将鲜奶倒掉,山东广饶的奶牛场每天要倒掉十几吨鲜奶,甚至有一奶牛场还将产奶的100多头奶牛全部卖掉。遭到企业降价收购即使是暂时找到了买家,奶农的情况依旧不乐观,因为价格下降了。
“以前自己公司收的是3.55元/公斤,现在降了2毛,变成3.35元/公斤,一吨降了200元。”刘晓军说,“由于目前奶源充足,收购牛奶的企业还会压级压价,连气味不好闻也会成为降价的理由。”
刘晓军说,现在是产奶旺季,他怕价格会继续往下降。“目前养殖成本是2.9元/公斤,如果价格再往下掉就会白干了,奶农的积极性也会遭到打击,如果赔钱就很有可能卖牛杀牛了。”
昨日,廊坊市广阳区德隆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的魏浦刚收到天津津河乳业有限公司发来的3月份最新牛奶收购价,价格每吨比原来降了250元。“2月份的价格是3.62元/公斤,现在降为3.37元/公斤,刨去管理费、人工费、运费等每公斤4毛的成本,到奶农手中的钱就不到3元/公斤了。”魏浦说,“如果坚持不下去了也只能杀牛卖牛了。”
魏浦还询问了3家奶牛养殖合作社,均得到奶价下降的结果。“有两家是供给伊利的,价格比我们还低,是3.32元/公斤,一家是供给蒙牛的,价格是3.35元/公斤,而以前至少都是3.5元/公斤左右。”魏浦说,“公司并没有告诉我们降价理由,但我们的养殖成本并没有下降。”
对于降价的原因,魏浦认为跟此次大规模的乳业整顿有关系。相当数量的小乳企被淘汰出局,确实有利于加强政府对乳品质量的监管,但其副作用也很明显,大型、超大型乳企获得了快速扩张的机会,“小的乳品厂没了,大乳品厂以此作为一个宣传手段,奶牛场此时就显得无能为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河北石家庄的养牛大县行唐县采访时,询问多位奶农:如果此次奶业整顿使得价格下降,会如何应对?他们无奈地表示,奶牛场给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对此,王丁棉认为,奶牛养殖业本来就是风险大、收益低的行业,奶农在奶牛养殖业中赚取的只是汗水辛苦费。如果大乳企趁乳业整顿降低奶价,让奶农赔本养牛,奶农坚持不下去就只能不养,最后受伤害的还是大乳企。
“如果整顿结束的时间是9月份以后就好了,那时是乳企用奶旺季,大公司的用奶量特别大,我们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了。”刘晓军苦笑着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